關閉→
當前位置:朵朵女性網>閱讀>

住在天堂的媽媽美文

2020-04-16

  在身邊的朋友談及母親這個話題時,我經常選擇刻意的逃避,因為害怕這兩個字眼觸及我內心深處的那條敏感神經,總是會讓我忍不住大哭一場。

  小時候,家離鎮上的學校有一般距離,每次上學的時候,母親都會送我一段路程。在上學的路上,我們需要穿過一條小河上的木橋。說是木橋,其實就是幾根笨重的圓木被麻繩綁在了一塊兒,然后被人橫搭在兩岸的石頭縫間,我們走在上面搖搖晃晃的,一個不小心腳步便會踏空。好在小河的水流不急,即便掉下去也只會沒到膝蓋處,最多會濺一身水,然后金身濕漉漉的跑去學校,可那一天的感覺都不自在。

  有一次我踩空了木橋掉進了河里,爬起來后身上的衣服都被河水浸透了,在學;貋砗蟊愦蟛×艘粓,高燒三十九度,那一次母親擔心的坐立不安,哭的傷心不已。

  自那以后,母親便堅持要接送我上下學,過小河木橋的.時候她有售哦那只粗重的胳膊將我牢牢地夾在腋下,然后用腰部的力量頂著我,左手拎著我的書包,她握的緊緊的,生怕再掉了下去。她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小心翼翼,眼睛盯著腳下,先用一只腳試著踩過去,等覺得足夠平穩了,另一只腳才會抬起跟上,那種專注的眼神讓我至今記憶猶新。

  上小學的幾年,母親帶著我跨過木橋沒出一絲差錯,我一直很奇怪母親何以能做到如此小心?

  每次走過本橋后,就到一處小山坡,然后母親將我背上小山坡才把我放下來,因為翻過小山坡,去學校剩下的路都是廣闊平坦了。母親站在小山坡上目送我的背影漸行漸遠,我回頭的時,她便向我揮手,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在那條路的盡頭,她才會踏實的回程。我有幾次回頭,都看見母親在笑,那笑的樣子到現在我也還記得,眼睛里是滿滿的關切與期望。

  上了中學后,學校換到離家更遠的縣城,我寄宿在學校每個月才能回家一次。每一次和母親通電話的時候都是簡單聊上幾句便掛了,因為母親那些萬年不改的嘮叨話我聽得耳朵都生出繭了。漸漸地,我發現母親除了年齡變了,容顏變了,其他都是老樣子,一副農村婦女又土又俗的模樣。

  母親在電話里說以后每個月未都來學?次,我便借口學習太忙,自己抽不出時間,她來了只會浪費我的時間,打攪到我學習。我很慶幸母親聽了我的借口,果然在中學期間,她一次也沒有去過我的學校。其實我不過是擔心母親的樣子被同學看到,然后大家會嘲笑我有一個農村土媽媽。

  月底的時候,我獨自坐車回家,當初那座小山坡已經不見了,被修成了一條直通我家門口的水泥路,以前那條小河的水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干涸了,幾根國木拼搭的木橋還插在石頭縫里,只不過木頭已經開裂的不成樣子,估計一腳踏上去就腐朽了。

  母親還是站在當初那個位置向我揮手,我坐在車里假裝視而不見,等大巴車在母親的身旁呼嘯而過,我與母親擦肩,風吹得她滿臉黃沙,可她依舊笑的那樣甜。

  最后一次見到母親是在醫院的急救病房里 我緊緊握著母親那雙冰涼而且長滿了厚厚老繭的手,哭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都說人生無常,命運更愛造弄人,明天和意外誰也不知道哪個會先眷顧你。我對此深有體會,那天在學校里,考試成績剛公布,我名到前矛受到學校的通告表揚,可是我還來不及感受那份喜悅,卻意外接到一個電話是舅舅打過來的,電話里說,母來所在的工廠機器出了事故母,她正被送往市醫院進行急救。

  聽到這個消息,我頓時愣在了那里,當時完全不知道時間在我耳邊,手指縫里無情地溜走著。等我趕到,一切都晚了。而這一次,母親沒有再向我揮手了。

  現在每次回家的時候,都會經過那條小山坡修成的路,我總是下意識的盯著窗外,擔心再錯過那道熟悉的身影,遺撼的是,我再也沒有見過當初那么美的身影了。

  媽媽究竟去了哪里?也許她住在天堂,站在那里看著我的背影,然后默默地向我揮著手……

聲明:本網站尊重并保護知識產權,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果我們轉載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在一個月內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Copyright©2020 朵朵女性網粵ICP備13081998號

湖南麻将技巧十句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