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當前位置:朵朵女性網>閱讀>

花的香,靜了憂傷散文

2020-04-16

  一個人的時候常常喜歡倚在窗子前,享受著大重慶溫暖的陽光,房子對面是一所大學。我好慶幸可以住在這樣一個地方,看著一群群,懶懶散散拖著步子走進校園的大學生,感覺,真的好好。

  最近,喜歡看三毛的書。我記得她說過一段話:“有時候,我多么希望能有一雙睿智的眼睛能夠看穿我,能夠明白我了解的一切,包括所有的斑斕和荒蕪。那雙眼眸能夠穿透我的最為本質的靈魂,直抵我心靈深處那個最真實的自己,她的話語能解決我的所有的迷惑,或者是對我的所作所為能有一針見血的評價”。

  關于生命,本就是一段孤獨的路途,永遠不會一塵不變,也永遠沒有什么可以是永恒的。還未到不惑之年,卻總會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懂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很多的感覺,很多的迷惘與變故。有的時候我也常常這樣想,可能更甚,我不知道是受別人影響還是什么,也總告誡自己不要再觸碰那些文字的冷艷,書寫文字的悲哀。然而每一次也總會在不經意間,好像什么東西會在那么一個偶然間劃破了沉默了好久的心緒。無聲的感慨,就如默默涌動的泉水,一波又一波沖擊著傷感,薄弱的'心弦。喜歡拙筆,為文字而泣,跟性格無關,還是跟風格有關?其實,大多數的時候我都是非常感性的。人真的就是個奇妙生物體,有的時候會軟弱的因一句話感動的淚流滿面,有的時候卻也會堅強的咬著牙,回頭看時發現自己走了好長好長的路,起伏跌宕過后,依然可以笑著說,瞧,我們依然在路上。

  關于生活,依然是一場荒蕪的旅行,冷暖自知,苦樂自知。常走的人多多停停,生活早已平淡如斯,面對現實世界,不是好的要命,就是恨的要死,許多的人都說什么順其自然,可是是什么,至今也搞不懂!說到底還不只是活出一份心境,他們選擇相信福氣,刻意擁有,還要求一份純真。時間帶走了年少輕狂,慢慢的沉淀了一顆積郁了已久的心。有的事情說不明白更道不清楚,自然而然就選擇了沉默,許多的事,人,甚至感情,我想對于大多數奮斗在城市里的青年男女來說似乎都變的不那么重要,不會再是一件必不可少的東西了吧。

  關于夢想,也只會深深的埋在了心里。夢想,就像東方有桃花源,永無鄉,西方有亞特蘭蒂斯,烏托邦,美的如夢似幻,卻捉摸不到。想要有房子,車子,名牌化妝品,名牌包包,然而這些好像也變的如遙遠的海市蜃樓,難以實現。許多時候我都會看見有許多人會花上好幾個月的工資,不吃不喝,就為了能買上一個潮流的手機。因為夢想,變的忐忑,不安。有句話說的好,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消亡,我想在那么多的日子里,好多好多人會在沉默中消散,沉默中嘆息,卻不曾在沉默中爆發,勇氣哪里去了?

  關于愛情,似乎精彩落寞,一路浮光掠影。仍然向往著可以生在70,80的年代里。懷抱吉他,騎著那個年代的自行車,留著那個年代的發型,穿著那個年代的牛仔褲,收音機里永遠都播放著一曲一場游戲一場夢,嘴里最好還叼著一支鮮紅的玫瑰花,老大早就等在女神的宿舍樓下,一遍一遍不要臉的要表白。又或許那些文縐縐的男孩子會在你放學的書包里想要塞上一封半箋半癡,還要許你三生情緣的古典情詩。

  些許傷感,傾注筆尖,當然美好的事物還是多的:一碧如洗的天空,荷塘里深淺不一的綠,還有江南般夢里水鄉,鄉村里的漂亮女孩,婀娜娉婷,春天里昆明的花海,秋天里新疆的楓葉林,夏日的拉薩,冬天北國的冰雕。

  感謝歲月對我們別有一份另類的寵愛,生命中總會有一種心動,就如花的香,靜了憂傷!翻閱舊日時光,任素白的心事,燃著心香,從此徜徉。

聲明:本網站尊重并保護知識產權,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果我們轉載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在一個月內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Copyright©2020 朵朵女性網粵ICP備13081998號

湖南麻将技巧十句口诀